您的位置 : 我不成仙 > 资讯 > 李信祝语香全文免费阅读最新 李信祝语香第25章

李信祝语香全文免费阅读最新 李信祝语香第25章

时间:2020-11-16 17:00:12编辑:语琴

李信祝语香是作者佚名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。书中李信祝语香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,都市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,超棒!那么李信祝语香的结局如何呢,我们继续往下看李信身负血海深仇,在域外组建天枢军,...

《战神天下》 第25章 你们是姑奶奶 免费试读

“谁是刘浩南?”李信问道。

“信哥,我是,请您吩咐!”刘浩南急忙冲过来,单膝下跪。

“这件事你处理不错,可担重任。”李信双目一闪:“也许,以后你可以去秦南市。”

“秦南市……”刘浩南闻言心下狂跳不止,秦南市的规模是启东市和广明城这类城市的十倍之多啊。

各行各业凡是心中有一片天地的人,都梦想着能在秦南市中占一席之地。

但是像他这种在广明城的灰色地带老大,一旦踏足秦南市,就是变成了外地虫,除非有天大的背景罩着他,否则他在秦南市的各位大佬面前就是个可笑的跳梁小丑、乡巴佬。

“我刘浩南毕生将以信哥马首是瞻,赴汤蹈火在所不辞!”

“我们也誓死追随信哥!”

众人纷纷单跪宣誓。

他们要的大江湖,原本遥不可及,但是因为李信的出现,近在迟尺。

李信离开了胡家KTV,路上接到了无影的电话:“嫂子还不知道已经搬家的事,在娘家里睡着了。”

“明天再告诉她你。”李信轻声道:“顺便,你把出租屋给买下来了,房产证写上她的名字,自己的家,住着才安心。”

“等时机成熟了,我再告诉她。不过瞒也瞒不了多久,等暖暖上小学的那一天,要学区房,到时还得向她老实交代。”

等回到租出屋后,李信发现祝语倾披着一件外套,在客厅里等着他。

“小倾,睡不着吗?”李信关心的问道。

“姐夫,刚才你去哪了?暖暖发烧了。”祝语倾急忙站起来。

李信闻言心里一疼,他知道暖暖在东启市受的伤还没有完全好。他发誓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,所以当他得知妻子受人欺负后,便怒火焚烧,及时去处理了。

“暖暖现在怎样了?”李信冲入了卧室里,发现暖暖脸红红的,小嘴呼呼的睡得很沉。

祝语倾跟了进来,叹道:“还好我有退烧药,体温已经控制了,明天给她去看医生吧。”

“谢谢你,小倾。”李信松了口气。

“刚才你去哪了?”祝语倾瞪大了眼睛。

“睡不着,出去走走。”李信轻声道。

祝语倾有些埋怨:“那你回去睡觉吧,暖暖就由我来陪,你根本不懂照顾小孩。”

第二天。

李信带暖暖去查看幼儿园的环境,准备让暖暖在附近上学。

祝语倾告诉了姐姐已经搬家的事,然后陪着姐姐去买生活用品。

她发现姐姐魂不守舍的,而且胳膊肘上有擦伤,似乎是摔倒导致的。

“姐,你就不要管了吧,那笔十年前的烂账,神仙都要不回来的。”祝语倾劝道。

祝语香红着眼睛说道:“我不会放弃的,我要让暖暖和李信过上正常人的生活,不想让这对父女在外面漂泊了。”

“那你打算怎么办””妹妹一脸的忧愁。

祝语香目光透出了坚定:“今天我打算去他的每个公司里找他。”

就在这时候,她的手机铃声响了,拿起来一听,顿时愣在了原地。

“怎么了姐?”

“胡汉林说要见我,我告诉他我在去家具城的路上,他让我给他发定位,我同意了。我们……就在原地等吧,毕竟要见着他真不容易。”

不多时,忽然有一辆黑色奥迪连闯几处红灯,像是脱缰的野马一般飞快的驶来,还差点儿撞到了路边围栏。

这把祝家姐妹的吓了一大跳。

车门打开,胡汉林慌忙从驾驶座上滚下来,只见他竖着拐杖,左腿还绑着绷带。

祝家姐妹惊呆了,我的天啊,这个左腿断了的残废竟然自己开车,这不是要命吗?

“祝小姐您好,昨天我忙,不知道您来找我,我现在来给您赔罪了!”胡汉林急忙从地上爬起来,撑着拐杖给祝语香弯腰鞠躬。

“胡总你的腿不便,就不用这样了吧……”祝语香忐忑不安的说。

胡汉林面红耳赤的说道:“这是我应该的,欠债不还钱的事那是畜生才干得出来,我不想做畜生,所以现在来告诉您,刚才我已经给祝家集团的账号里打钱了,连本带利三百万元,一分都不少。”

“啊?”祝家姐妹再次震惊。

祝语倾怎么也不敢相信,忍不住说道:“那可是三百万元啊,而且是十年前的旧账,你要不来糊弄我们。”

胡汉林谄笑道:“那是我被您姐姐的诚意打动了,于是还钱了,我就是专门来告诉这个消息的。”

这句话反倒引起了祝语香的警惕,胡家和祝家在规模上同属于一个层次的,而胡汉林的地位就和祝太公一样尊贵。既然打钱了,那刚才在电话里说不就行了?没必要做到这份上吧。

胡汉林忽然举手喊道:“我还要和祝家长期合作,并承诺每次我胡家先打款,祝家再供货,如有反悔天诛地灭!”

“呵呵,所以朱小姐您就签了合同吧,这个项目可是您拿下的,那样对祝家来说功劳不小哦。”

说到这里,胡汉林急忙从车里拿出一沓文件,然后热情的交到祝语香手上。

祝语香不禁后退了几步,表情有些慌:“你是不是不安好心?”

毕竟,连续从天上砸下两块馅饼,这太反常了。

胡汉林急得像狗一样原地乱转,心想你还不知道你老公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啊,居然还怕我?真是没天理啊。

他急忙道:“祝小姐这次我是真诚的要和您合作啊,我给您跪下了!”

说完,他还真竖着拐杖给祝语香单腿跪下来,这残废应该很痛,看把他忍得眉毛一上一下的。

既然胡家家主都做到这份上了,祝语香也不好拒绝,不过两姐妹担心有诈,于是在路边研究起合同来。

结果研究了大半天,发现合同没问题啊!两姐妹不由得面面相觑。

祝语倾忽然娇喝道:“你老实跟我说,是不是认识李信!”

“没有,绝对没有,他是谁?”胡汉林表情一阵惊慌。

祝语倾眼里透出了质疑的光。

“我听别人说,昨天有个叫做姚吉的人把我姐给打了,那他人呢?”祝语倾再质问道。

胡汉林闻言狂擦冷汗,心想那王八蛋已经去地狱报道了,姑奶奶就不要吓我了。于是低声下气的说:“我把她开除了,并赶出了广明城。”

“我签了吧。”祝语香说道,毕竟如果签了这份合同,就是给祝家立了功,或许能得到亲戚们的认可回归大家族了呢?

“谢谢你啊,合作愉快,我们下次见。”胡汉林赶紧给祝语香签了合同,然后坐车离开了。

“姐,你说胡汉林这样子算是有社会背景的吗?他还算个人物吗?”祝语倾感到不可思议。

祝语香摇摇头:“昨晚我去讨债的时候,就连胡家的外戚也很横啊,想不到他们的家主竟然是这么一个深明大义的人。”

祝语倾提醒道:“胡汉林并非深明大义,而是害怕了。你想想他为何非要向你示好?为什么不去找爷爷大伯二伯那帮掌权的人来说这件事?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祝语香惊讶的望向妹妹。

“我觉得应该和姐夫有关。”妹妹神秘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