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我不成仙 > 资讯 > 秦禹尘白徽茵的小说 秦禹尘白徽茵全文免费阅读

秦禹尘白徽茵的小说 秦禹尘白徽茵全文免费阅读

时间:2020-11-16 16:58:09编辑:以波

秦禹尘白徽茵是著名作者欧阳万三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。本文运用了比喻、拟人等修辞方法,增强表现力。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!五年前他遭人迫害,被关入精神病院,却被秘密带走,五年后“轩辕战神”...

《轩辕战婿》 第5章 送你的鸿门宴 免费试读

白徽茵马上拿出医药箱,给秦禹尘受伤的胳膊包扎。心疼的问他:“疼吗?”

秦禹尘笑着摇摇头。其实如果他动用真气,别说菜刀,就是倭国最锋利的武士刀都不可能在他身上留下一道白印,但是陈雅丽毕竟是白徽茵的母亲,他只能任由打骂。

这些年秦禹尘的事情确实牵连到了白家,甚至让徽因忍受这么多年的屈辱,为他守妇道,多年不嫁。这都是自己亏欠她的。

当天晚上,秦禹尘明显感觉白徽茵有些绷紧,于是很自觉的打了地铺,他知道,他离开了五年时间,白徽茵需要时间适应他的存在。

第二天早上起床,白徽茵匆忙的去上班了,陈雅丽临走之前,骂道:“你留在这里这三天,也不能白留下,每天你来做饭洗衣服,我中午回来的时候,把饭做好,听到没?哼。”

说完,也踩着高跟鞋出去打麻将了。家里只剩下秦禹尘一个人。秦禹尘只能在家开始打扫卫生。

秦禹尘之前烧饭的手艺还不错,只是这些年没有做饭,看着冰箱里的菜,有些生疏。

想了想,他给天枢打了一个电话:“派个厨师过来我家,做些吃的。以后家里没人的时候,就让厨师过来烧饭。”

天枢那边立刻答应,没多久,门铃就响起来。

秦禹尘打开门,只见门外站着一个肤如凝脂,黑发如瀑的绝美女子。

秦禹尘愣了一下:“瑶光,你怎么来了?”

瑶光妩媚笑笑:“首长,您还不知道吧,我是米其林唯一一个五星厨师,听天枢说,你需要一个厨子,我就毛遂自荐了,想来杭城找不出比我更好的厨师了。”

秦禹尘点点头打开了门。

看着瑶光在厨房熟练的洗菜,秦禹尘忽然道:“对了,之前有一块名叫‘生命之源’的祖母绿在你那里吧?”

瑶光愣了一下,转过身,低着头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:“首长,我……”

秦禹尘微微皱眉,看瑶光的样子问道:“难道出了什么差错?”

瑶光连忙摇头道:“前段时间,镇北将军的孙女杜月影来过了,生命之源最早是她奶奶的东西,后来遗失,辗转成了澳国的国宝。她奶奶病危,这是奶奶的遗愿,我私自做主,借给她了。她说半个月内必然归还。”

秦禹尘点点头,镇北将军杜振国是炎黄的老将,也是秦禹尘敬佩的人,只是如今年事已高,不在征战四方,可是依旧戍守边疆。比起拿生命之源去争脸面,秦禹尘更加认可瑶光的做法。

见秦禹尘点头,瑶光终于松了口气。

很快,一桌精美的午餐就做好了,瑶光悄然离开。

时间也到了中午,陈雅丽进门就看到了桌子上精致的菜肴,散发着扑鼻的香味。

陈雅丽诧异的看着满桌的菜:“都是你做的?”

秦禹尘有意改善和陈雅丽的关系,笑道:“妈你回来了,饭做好了,吃饭吧。”

陈雅丽坐下尝了一口菜,表情立刻变得非常精彩。

秦禹尘也笑着拿了碗筷刚要坐下吃饭,却被陈雅丽一巴掌把碗筷打落在地上:“你这个废物,没资格和我一桌吃饭,我吃完你在吃剩下的。”

秦禹尘没说话,看着陈雅丽狼吞虎咽的把一整桌饭菜全部吃光,才满意的离开。他无奈的摇摇头。

秦禹尘并不怕陈雅丽,只是不想让白徽茵夹在中间难做。于是他开始收拾碗筷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电话响了。

接起电话,天枢的声音传来:“首长,江家今晚九点,在滨江大酒店举办上市酒宴!也给我们递了请柬,我没有回复,您要去吗?”



秦禹尘想了想,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: “行,转告江家我定会赴宴!”



重头戏终于要来了,

昨天,他曾在白桂枝的寿宴上许诺说,江家欠他的,他很快就会全部拿回来,将江家踩在脚下。

没错,他从小流落街头,是杭城江家好心收养他。

他一心想要报答江家,终于秦渝尘凭借他在商业上过于人的天赋,打造出了杭城最顶级的“禹尘集团”。

坐拥百亿资产,一跃成为杭城富豪榜前十名。



在此之前江家已经衰败。

秦禹尘凭借一己之力,将江家带上一线。

他甚至筹谋让江家成为未来杭城的一线家族。

可哪知,人心不足。

江家非但不满足秦禹尘带来的一切,反而嫉妒他的成就。

夺走了他的禹尘集团。

在江家眼里他只是一个野种。

江家人认为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

终于在秦禹尘大婚的时候,江家人找到了这个机会。

婚礼当天,秦禹尘被弟妹下药。

婚宴缺席,被江家人捉奸在床……

当晚,他被江家人以精神失常为由,打断九根肋骨,扔进了精神病院。

不仅掩饰了江家的阴谋,还保全了江家的名誉。

一夜之间,商业巨子秦禹尘变成了丧家之犬。

江家人褫夺了他的姓氏。

他无时无刻不记得江家人,那狰狞恶毒的模样。



还有那些人嘲讽、蔑视的目光。

秦禹尘一心一意光耀江家,竟然被如此算计。

他悲痛、愤恨。

他等的太久了,是时候夺回江家抢走的一切了。

当天,他准备了午餐和晚餐。

打电话叫上了天枢,向江家宴会出发。

滨江国际酒店。

几年前,江越生成功将禹尘集团收入囊中。

立刻跻身名门,如今就要成功上市了。

酒宴中高朋满座,推杯换盏,微笑寒暄。

江家家主江越生容光焕发:“哈哈哈,我江家能有今日,多亏晚辈们出类拔萃,光耀门楣,我***才能成为杭城黑马!”



江越生的子女笑容满面的穿梭在往来的贵宾中。

江家的晚辈们脸上也写满了骄傲。



从今以后,秦家在杭城将正式成为名门望族。

而他们也会成为年轻新贵。

能有资格被邀请到宴会的,都是杭城中地位显赫的人。

他们自然也听说了今天的大新闻。

“老江,那件事情你听说了吗!上市的酒宴事小,今天杭城还发生了一件大事。”

“当然知道!那位神秘的特殊人物到了杭城,那场面人山人海,还有几百架新型战斗机护航,听说全航线都封锁了!”



“不止几百架,而且听说杭城富豪榜排名第一的徐半城都去了,结果连面都没见着,全程被挡在外面。”

“这都不算啥,杭城几十年没出过山的蒋玉痕,在机场白白蹲了整整一天!”



江越生颔首道:“这个我听说了,我还第一时间让手下过去递了请柬。”



“怎么可能!人家那种人物日理万机,怎么可能会来?”

所有人都嗤之以鼻。



江越生心里也没底,但是递个帖子无伤大雅。

此时,江家的二儿子江兆磊兴奋的跑过来:“爸,那个超级人物接了我们的帖子,他已经在路上了!”



“真的?哈哈,真是天佑江家!”

江家所有人都激动万分。

一旦攀上这个大人物,江家在杭城飞黄腾达,指日可待。



江家年轻一辈更是兴奋不已。他们绝对不会想到,他们梦想攀附的人,就是当时被他们像狗一样赶出去的秦禹尘。而此时,秦禹尘已经在来的路上了。

秦禹尘的姐姐江丽萍和姐夫吴振峰低声笑道:“话说,自从江禹尘那个野种,被我们丢进精神病院那天起,我们江家简直就是鸿运当头啊……”



“什么江禹尘?明明是秦禹尘,他早就不配姓江了。”吴振峰阴笑着说。

江丽萍笑道:“对对对,是秦禹尘。”

旁边的人突然说: “他就算出来怕也是个废人了吧,这个人这么晦气,可千万别回我们江家。不然还不够他丢人的。”

江丽萍得意的笑道:“也别这么说,要是没有他贡献的禹尘集团,我们江家哪会有今天?”

吴振峰冷笑道:“就算是养条狗,还知道对主人摇摇尾巴,秦禹尘吃我们家的,住我们家的,只给我们赚了一个百亿的禹尘集团,我们江家还亏了呢!”

旁边的人笑着说道:“对了,秦禹尘的妻子倒是很漂亮,让一个天仙似的美人白白守活寡,还不如便宜了我呢。”



四周顿时哄笑一片。

“来我们江家捧场的各位贵宾,请大家放下手里的事儿,我要分享一个喜讯……”



江越生站在台上,手里拿着麦克风,满面红光的说道:“今天,众所周知,杭城来了一个大人物,我现在宣布,这个大人物今天也会来到我们会场。”

现场发出雷鸣般的掌声。



足足

响了五分钟,掌声才渐渐地低下来,此时,门口传来一阵骚动……

大家纷纷向入口处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