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我不成仙 > 资讯 > 卫子航苏醒免费全文 卫子航苏醒小说在线阅读

卫子航苏醒免费全文 卫子航苏醒小说在线阅读

时间:2020-11-16 16:38:17编辑:忆真

卫子航苏醒是著名作者佚名小说里面的主人公,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、设置悬念、前后照应,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。内容主要讲述乡村小年轻卫子航与妹妹相依为命在穷困中挣扎,偏又受尽屈辱欺压,直到祖传的...

《超凡神医闯都市》 第17章 必须把事办了 免费试读

这股香味跟潘红霞那种喷了香水的化学香味有很大的不同,那是纯天然的,属于生活的气息,是干净勤快的女人特有的味道,这种味道,勾魂啊。

卫子航好几次都差点把摩托车骑到林间小路去,然后不顾后果地去伤害她!

这种念头一直持续到县城火车站,看着她下车道谢,抱着孩子急匆匆地向车站内跑去才算打消。

卫子航心中一动,又掏了两千块,追上去塞到她的手上,“穷家富路的,多带点钱也好傍身!”

“可是……你已经借了我一万五了!”

“没事,虱子多了不咬,债多了不愁吧,先给孩子看病,钱的事以后再说,路上小心一些,小偷骗子多。”

水凌没吭声,只是一扭头的时候,一双秀目中,泪水顺着略显憔悴的俏脸滑落。

卫子航的脑子里想的都是***紧着自己的后背的温润,还有那股淡淡的,让人目炫神迷的香味,不知不觉的穿城过镇到了家。

才到门口,就看到屋子里,一个俏秀的身影正里里外外地忙活着,正是潘红霞在擦地,甚至他还闻到了饭菜的香味。

卫子航的心中一喜,赶紧推门进屋,潘红霞见他回来,小嘴一扁娇憨地道:“咋地,我打你两下你还真生气啦!”

“没有没有,我……挺想你的。”卫子航有些慌乱地道。

“哼,算你有良心!”潘红霞娇嗔一声,然后招呼他吃饭。

简单的两道家常小菜,还有一份熏酱猪头肉,甚至潘红霞还掏出来半瓶二锅头给他倒了一杯,卫子航的心里别提多美了。

只是现在他满脑子都是那点事,每次都卡到门口,憋得他小腹生疼,今天无论如何,也要把事办了。

现在他连吃饭都没滋没味的。

吃完了饭,潘红霞勤快地收拾着桌子,卫子航却等不及了,从后面抱住她,埋首在她的颈侧,嗅着少女淡淡的发香,还有点头油的味道,每一种味道,都让他的火更盛几分。

“别闹!”潘红霞咯咯地笑着,蹬着腿让卫子航把她抱到了炕上,任由他的脑袋在自己的胸腹处拱动着。

“你先等会,你银行卡那点破存款我懒得要,但是你刚赚得钱,总得让我把着吧,男人有点钱就瞎得瑟,我也是为你好。”

“好好好,都给你!”邪火上头的卫子航想也不想的答应着,从兜里掏出三千多块塞到了潘红霞的手上,然后接着拱。

潘红霞这回也不再蹬腿,也不遮挡了,老实得像一只小绵羊似的任他折腾,双手正忙着点钱呢。

“你等会!”潘红霞突然将双腿狠狠地一并厉喝了一声。

卫子航都要疯了,怎么又卡在最后这关口上。

“不对呀,我都打听到了,你今天卖了五千三百二十五,手上只有三千二百七十五,少的那些钱呢?”

“我……加油!”卫子航的心里一揪。

“加油?你那破摩托撑死加十升油,现在油价五块五,加五十块的足够了,现在缺了两千,你该不会跟我藏心眼,藏了私房钱吧!”潘红霞黑着脸怒道,雪白雪白的大腿一曲一伸,一脚就把卫子航从炕上蹬到了地上。

卫子航不好说钱借给了水凌,否则的话,她说不定骂出多难听的话来,只能沉默对待。

潘红霞冷笑了一声道: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瞧不起我还是怎么样?”

“没有,我只是……”

“你不会是在外面养了哪个骚.货吧,碗里还没吃着就开始盯着盆了,卫子航你行啊,今天必须把话说明白,钱给了哪个骚.货!”

卫子航闷不吭声,这事他真的不好解释。

潘红霞暴怒,桌子也掀了,刚刚修好的窗子也砸了,甚至跑到厨房抄着菜刀把锅都给砸了,指着卫子航怒吼道:“卫子航,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待,咱俩没完。”

“我借出去了,我赚的钱,我借出去点还要经过你同意吗?”

“你看看你穷成什么逼样子了,才有了几个子就不知道怎么得瑟好了,连我花都不够用,你还有闲钱借给别人?借给谁了,我现在就去要回来!”

“别,这样我很没面子。”

“面子?面子值几个钱,面子比我还重要?”

卫子航又不吭声了,潘红霞气得疯狂到处打砸,把刚刚建好的房子内部砸得一片狼藉,连墙面瓷砖都刨坏了好几块。

卫子航心疼得直滴血,又不得不强忍着,只希望潘红霞的怒火发泄完之后,能够消气。

潘红霞非但没消气,反倒被卫子航的非暴力不合作弄得更加恼火了,留下一句你做初一,别怪我做十五的狠话摔门而去。

当然,到手的三千多块是肯定没给卫子航的。

潘红霞一出门,就给卫小英打电话,她认为卫子航肯定是偷偷地把钱给妹妹了,想从老娘身上割肉,想得美。

卫小英正在上晚自习,电话静音了,潘红霞一遍没打通,咬着牙一遍遍地打,老娘今天就算打一万遍,你也要给我接电话,大不了老娘追到县高中去找你。

等卫小英看到自己有五十多个未接电话的时候吓了一跳,这时老式直板电话的屏幕又亮了起来,电话又打过来了。

卫小英向后面监督的老师尴尬地笑了笑,悄悄地出了教室,老师也没管,这是最优秀的学生才有的特殊待遇。

刚刚一接起电话,就传来潘红霞怨毒的叫骂声:“你这个当妹妹的咋那么不要脸呢,你哥也是个没用的扶妹魔,要不干脆你俩睡一个炕上过得了,还找***什么!”

卫小英从小体弱多病,向来是文静的性子,活到十八岁连句脏话都不会骂,哪里是潘红霞的对手,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,直接就被潘红霞骂成天下最不耻的女人。

放下电话后,卫小英甚至都没有哭,只有对哥哥浓浓的心疼还有暗恨自己没用。

从她第一次接到潘红霞的电话时,就感受到了这个女人浓浓的掌控欲和泼妇气息,女人对男人有这种掌控欲也算正常吧,只是她很不喜欢这个女人。

这次再通电话,已经可以确定,这个潘红霞和自己见过的农村不讲理的泼妇没有任何区别,甚至还能排到前三。